谁在我耳边说

我羡慕的那只傻猫

灵姬:

    我养两只猫,一只颜值高但很高冷,被我抚摸会厌恶地闪开,总趴在我伸手不可及的位置。对我来说,她是个美丽的摆件,对她来说,我是铲屎的。
    另一只,是只傻猫。


    我有点羡慕她,从来不在乎自己的体重。
    她很肥,但是她总是大摇大摆地跳上床,趴在我的胸口呼噜呼噜,让我体验胸口碎大石的窒息感。我捏捏她肚皮软软的肥肉,她也毫不在意,完全不觉得作为雌性,身材圆润有什么值得羞愧的地方。
    不像我,总是紧张地站在体重秤上,为昨天放纵的冰淇淋水煮鱼悔恨,为夏日临近那些藏不住的小肉肉担忧。网络上摆拍的模特们那么美,我不太敢认真看镜中的自己,怕自己令人失望。


    我特别羡慕她,活得那么理直气壮。
    我关着门的时候,她会哗啦哗啦地扒门,完全不觉得打搅我是件不好意思的事情;我心绪不佳推开她的时候,她会百折不挠地爬回来,完全不担心自己不受欢迎;她活得那么理直气壮,自信自己被全家每个人爱着。
    不像我,总怕冷场,总将那尴尬的空白解读为不受欢迎,百转千回却不敢问太多问题,深思熟虑后,只能装作不在意,用最平淡的语气,不带问号不带疑问词的陈述句去试探。话题稍转,没收到答复的我,会缺席宣判对方回避问题,自动解读为最差的那个答案,然后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结果。


    我最最羡慕她的地方,是可以那么相信一个人。
    早上起来看到我,她会自动在我脚边就地卧倒,翻滚着亮出肚皮,召唤我抚摸。动物的腹部是柔软而易受伤害的,只有最信任放松的状态,才会展露,而她每天都是这个状态。我伸手挠她的下巴,她会趁势仰起头,就算我扼住她的喉咙,她也只会无辜地看着我,然后继续低头认真舔舔我的手,仿佛这才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事情。
    她知道我不会伤害她。
    不像我,带着一身骄傲的尖刺,小心地审视着对方,小心地试探着,稍有风吹草动,迅速地缩回壳里,藏好自己全部的情绪,沉默着重新戴好面具,才敢再开门。


    我很想有哪怕那么一段时光,可以卸下一切防御,交付自己的主权和自由,停止自己的思考和判断,完完全全地信任一个人,理直气壮认为自己值得被珍爱,毫不怀疑自己受欢迎,就像我羡慕的,那只傻猫。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谁在我耳边说苏樱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七茶苏樱 转载了此文字